当前位置: 首页 > 书香机关
生死11小时
日期:2017-12-19     来源: 益阳日报     作者:江怀远     浏览量:次     字体:【  

每一次重大事件发生,都有记者寻求真相的身影,每一次时代变迁的脉搏,都有记者灵动思维的主动跳跃。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作为一名党报记者,我们忠实地记录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,不遗余力地传递着正能量。

我是幸运的。大学毕业后,我就考入益阳日报社。5年来,当我独自一人进入麻风病人的房间,当我零距离出现在遇难者身旁,当我晕倒在抗旱的第一线,我对民生便多了几分悲悯,对生命便多了几分敬畏,对工作就多了几分责任。 这些经历,也不断锤炼着我的党性和新闻素养,让我在危急时刻,敢于勇往直前。

就在6月末7月初,益阳遭遇多轮强降雨袭击。一时间,资水流域告急,湖区堤垸全面超警,各地险情频发。

“小河口附近出现重大险情,可能会决堤!”7月3日晚10点55分,我在市里开完防汛会商会不久,就跟随市委书记瞿海同志,前往沅江市暗访防汛值守工作。突然,我们接到赫山区的这个险情报告,随机紧急赶往小河口。通过现场传来视频来看,我认定这是我工作5年来见到的最大险情,就立即用手机向益阳日报新媒体——大益阳客户端传回消息,及时提醒群众可能需要转移。

11点40分,我们到达了险情发生地小河口。由于管涌水量逐渐加大,将堤坝底部洗空,导致一段长30多米的堤坝开始下沉。这时,水泥筑起的堤面出现了4条5至10厘米不等的裂缝,且裂缝逐渐变宽,随时可能溃堤。而一旦溃堤,包括赫山、湘阴、望城等区县在内的64万群众将面临灭顶之灾。

堤坝已经松动,不少抢险队员已经撤退。大堤上,只剩包括市区领导、水利专家、司机和我在内的20来个人。危急时刻,有一个人冲到大堤的裂缝处,向我们大声喊道:“我是市委书记瞿海,请大家不要慌,我们一定能抢住!”随后,瞿海书记指示赫山区迅速将群众转移至安全地带,以防不测。同时,请求省领导协调湘阴等地力量,支援益阳抢险;并要求益阳军分区调派部队官兵火速驰援。

作为党员,我要对群众负责。作为记者,我要对我笔下的新闻负责。显然,生命比新闻更重要。我赶忙将相机、笔记本等扔到一旁,加入这支20来个人组成的敢死队。这时候,险情仍在加大,管涌处的水不断往外冒出,泛水处的直径约有3米、喷出的水柱有近2米。我不停地扛着沙包,在大堤下狂奔,但一个个沙包投进管涌口后,真的是石沉大海,完全不见了踪影,似乎丝毫没有起到作用。水流仍在慢慢加大,堤坝仍在慢慢往下塌陷。说实在话,在山区长大,而且第一次见到这个情况的我,双腿有些发软。“抢不住了,抢不住了。”看着喷涌而出的水柱,我不由得脱口而出,但又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,赶紧大声呼喊道:“加油啊!一定能抢得住的!”随后又开始狂奔起来。水利专家后来说,这种惊天大险情,抢住的几率大约只有千分之一。这个千分之一,也是我们第一批抢险队员,生还的几率。好在,一袋袋砂石还是稍微地压制了水势,为人民子弟兵后续抢险赢得了宝贵的时间。

20多人坚持抢险40分钟后,后续抢险力量陆续赶到。这时候,后方编辑告诉我,重大险情引起了越来越多市民的关注,在微信朋友圈,出现了一些关于险情的谣言。于是,我又立即拿起手机和相机,通过大益阳新闻客户端以及我的个人微博,第一时间更新抢险实况。这条持续更新的消息,在短短11个小时内,点击量突破100万。许多市民拨打12345市长热线了解险情,这条消息,也成为了市长热线回复市民的重要依据。

通过11个小时的生死奋战,4号上午10点左右,小河口险情得到基本控制。我立即赶回报社,休息两个小时后写稿。下午5点,我写的2500字的长篇通讯《生死11小时》已经成稿,反映了领导干部、各地各部门、子弟兵以及周边群众的抢险过程,应该可以说是当时最全面最及时的报道。首先发表在大益阳客户端后,两天超过10万点击量。在第二天的报纸头版刊发后,也受到了读者的广泛好评。

我是从险情发生到险情排除,唯一一名自始至终坚守在现场的记者。事后我受到很多表扬,包括市委书记、报社领导、同事以及其他读者在内。也有人问我,你真的不怕死吗?我说,共产党员遇到这样的事,大概都会义无反顾。比如,我有一个女同事,叫杨玉菡,也是一名共产党员。3号午夜大堤最危险的时候,她与益阳在线女记者毕晓娟,仍在往小河口赶,由于连续几天日夜奔波,杨玉菡晕倒了。没想到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说,“我要去小河口”。毕晓娟说,“我也要去,虽然我有点舍不得我的孩子。”看多了先进事迹报告,以为这种情节都是为了凸显人物杜撰的。但关键时刻,真的就发生在我们身边。

在灾难面前,我感觉自己很渺小,能做的事也微乎其微。但并不代表这些微乎其微的事情,没有意义。我知道,在党报记者这个岗位上,我将要遇到的事情还会有很多。而我要做的,还有很多。

(此文获“喜迎党的十九大 圆梦征程颂党恩”征文一等奖)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